欢迎加入
网络创业新世界

厦门103亿地王背后的未解之谜

九点创业维权【网投被黑解决办法,电话:15687953042,QQ:997662909,465402376网上平台投资维权】

  串标将罚没保证金一家14.4亿 。

厦门103亿地王背后的未解之谜

  4月22日上午厦门拍出的百亿地王,可能将入列中国土地出让史上“最蹊跷”的成交地块。

  当天厦门共出让三宗地块,其中“思明2020P01地块”经多轮竞拍,由上海泰鸣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泰鸣)以103.55亿元的总价摘得,楼面价50598元/平方米,溢价率43.82%。

  这一价格刷新了厦门有史以来的单价和总价地王记录。破百亿的总价,在全国范围内,也极为罕见。

  上一次让业界印象深刻的,还是2016年上海静安拍出的百亿地块,闽系房企融信“一拍成名”,成为压倒房地产调控的最后一根稻草,引发了全国范围内,持续至今的严厉调控政策。

  但蹊跷的是,这一次厦门地王背后真正的夺标者,却隐藏极深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最终夺标的“上海泰鸣”仅成立13天,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,此前从未在任何土拍中出现过,看似为此次土拍专门成立。为了隐藏真实身份,这家企业也煞费苦心。

  根据天眼查,上海泰鸣于2020年4月9日注册,法定代表人蔡思鹏,企业类型为港澳台法人独资,工商登记行业为批发业,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材料销售、金属材料销售、五金产品零售、市场营销策划。

厦门103亿地王背后的未解之谜

  上海泰鸣的全资控股股东——达源国际有限公司(英文注册名:TIME SOURCE INTERNATIONAL LIMITED),2017年9月6日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。根据香港相关规定,查询企业股权信息需要1-3个工作日,一条君目前尚未得到关于达源国际的确切信息。

  房企在参与土地竞拍时使用“马甲”公司或项目公司是一种常用的手段,一方面可以隐藏真实身份,避免锋芒太露,一方面也方便后期开发立项。

  多个线索指向,上海泰鸣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闽系房企中骏,但中骏方面却对记者表示,没有拿下地王,与拿地方上海泰鸣没有关系,也没有参与联合体拿地。

  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公开查册信息,上海泰鸣的股东——达源国际有一名董事叫做黄伦,而中骏集团董事会主席黄朝阳的儿子也叫黄伦,他在中骏集团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和助理总裁。

  此外,达源国际在香港的注册办事处地址是铜锣湾希慎广场2801室(查册信息原文为“RM 2801, HYSAN PLACE, 500 HENNESSY ROAD,CAUSEWAY BAY”),而根据香港最大的股市资讯分析平台阿斯达克财经网,上市代码为01966.HK的中骏集团在香港的注册地址正好也是“Room 2801, Hysan Place, 500 Hennessy Road, Causeway Bay”。

厦门103亿地王背后的未解之谜

  根据“第一财经”报道,中骏内部有一名财务员工名叫蔡思鹏,和上海泰鸣贸易的法人同名。

  一位参与了今日竞拍的房企高管也向记者表示,“最后拿地的是中骏。”

  根据公开资料,今日共有14家企业(或联合体)报名了思明2020P01地块,包括深圳平安、上海泰鸣、中骏、杭州建杭、中海、融创、鑫万豪、杭州绿城、旭辉、建发、首开&保利&华润、国贸、珠海华发、金茂。

  截至目前,没有其他任何一家房企公开表示中标了该地块。

  为什么中骏极力撇清与“马甲”公司上海泰鸣的关系呢?

  “可能在这个时间点拿地王太敏感了,中骏想低调一些。”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。此前中骏曾屡夺厦门岛内地王,被打上了“抬高厦门房价“的标签。

  厦门楼市一般分为岛内、岛外两个市场,厦门本岛面积不大,分思明区和湖里区,土地资源稀缺,极少有新地块出让,一直是房企争夺的重要战场。

  去年11月19日,中骏曾以近60亿元的价格拿下枋湖2019P01地块,楼面价45103元/平方米,刷新楼面单价记录。

  除了不想出名,中骏也很有可能因为这次操作,面临天价处罚。

  参拍房企里有一家叫做“杭州建杭”的公司,根据天眼查,浙江建杭置业有限公司在2019年8月13日成立,至今还不到一年,股东为两个自然人,分别叫做骆江川和潘洪祥。

  中骏与这家房企也有关系,据天眼查,中骏参股的杭州润益航空服务有限公司,和浙江建杭参股的浙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、杭州滨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有两名共同高管,分别叫做毛伟杭和郑江文。

  一条君查阅了“厦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关于2020P01等三幅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开出让公告”,其中明文规定,竞买申请人之间不得私下串通,禁止围标、串标,否则将受到严厉的处罚:

  “竞买申请人之间不得私下串通,采取“围标、串标”等方式排挤其他竞买申请人、干扰拍卖活动、破坏公平竞争、谋取不当利益等。如有上述行为,一经查实出让人将取消竞得人的竞得资格,解除出让合同,无息退还土地出让价款,竞买保证金不予退还。并且将该企业列入诚信黑名单,限制其及其关联企业(指与该企业具有直接或间接控股关系的企业)今后不得参与厦门市土地矿产资源交易市场拍卖活动。”

  如果中骏除了主体参与竞拍,还携带了一个甚至两个马甲一起竞拍,哄抬地价的话,即将面临罚没保证金、列入黑名单等严厉处罚。

  保证金金额是:一家14.4亿元,两家就是近29亿元。

  从整个土拍过程来看,中骏和上海泰鸣叫价也是最积极的。

  思明2020P01地块起拍价72亿元,中骏一上来直接报到90亿元,随后融创报价91.35亿元,不久中骏报价93亿元,随后上海泰鸣报价95.25亿元,鑫万豪报价95.4亿元,上海泰鸣报价98亿,鑫万豪报价98.25亿,上海泰鸣报价突破100亿元,最终上海泰鸣以103.55亿元竞得思明2020P01地块,溢价率达到了43.8%。

  一家仅注册13天的空壳公司,凭什么拿下了厦门最为稀缺的土地资源?中骏为何与关联紧密的马甲公司一起参与竞拍?厦门市政府相关部门是否清楚每一家参拍企业的背景?如果坐实围标,厦门政府该如何回应?

  围绕厦门103亿地王,还有很多未解之谜。

责任编辑:刘万里 SF014

赞(0) 打赏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有的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原创性,仅供阅读者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,阅读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九点创业维权 » 厦门103亿地王背后的未解之谜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九点创业维权-欢迎加入网络创业新世界